加强中美两国北极合作的建议

中美两国拥有共同的责任来维护北极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并且应该把北极视作是一个前沿的开放地区。中美两国必须在已有的对话和北极理事会这样的国际组织基础之上更加积极主动的开展关于北极事务的合作。[详细]

2015-09-03

“北极五国”再出击

来自冰岛的两位学者在The Arctic Journal上刊文,批评了北极五国排斥冰岛芬兰瑞典、北极原住民以及中国等其他重要利益相关国家,在北极理事会之外”擅自行动“的做法。两位作者认为,北极渔业对于北极五国 “无足轻重”,但对冰岛至关重要,渔业出口占其出口额的40%。利害如此攸关却未被邀请入会!而且,北极五国在北极理事会之外另起炉灶,难道是要把北极理事会送进坟墓吗? ——此摘要非作者而为,有演绎色彩,详情请读全文。[详细]

2015-07-31

Mia Bennett:北冰洋核心区的“甜甜圈洞”

管理北冰洋公海“甜甜圈洞”的唯一方式是要么争取国际禁令的支持,要么某种程度上划分北冰洋,把每一平方公里都划分到沿海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内。如果按照第二种情况,北极将没有“甜甜圈洞”,北冰洋将基本上是一个闭海或半闭海,将不再是“北极地中海”。 过去,中国官员提出北冰洋属于全人类的要求引起了北极国家的不满,而今天,中国越来越善于提出更好的策略,北极国家政府官员越来越发现他们需要中国的参与来对世界顶端问题进行谈判。[详细]

2015-07-23

郭培清:如何解读美俄五国临时管制北冰洋核心区渔业宣言

7月16日,美俄等五国签署第一份北极核心区渔业临时管制宣言,提出将授权本国船只在核心区开展商业捕捞,这是北极渔业管理制度上的重要变化。这条规定将开启“恶例”,可能刺激其他渔业国家采取类似行动。宣言中关于北极渔业考察应服从科学建议,接受监控和共享数据的“临时措施”揭示北极科考主导权之争,传递了北极科学活动的政治化意蕴。[详细]

2015-07-18

Mead Treadwell: 北极雄心——美国会坐视俄罗斯控制北极航线吗?

北极航运的关键字是“可靠性(reliability)”,运输界都需要按照一定的时刻表准时到达目的地。然而北极航运还需要所有国家的共同努力,共同开发一种商业模式,吸引必要投资,促进北极航道的常年通航性。 [详细]

2015-07-09

《瞭望》:大国战略指北极

在人类发展对资源需求的无限性与地球资源有限性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的今天,各大国无不将目光投向四极(外太空、深洋和南北极)。特别是北极丰富的自然资源和重要的战略地位,强烈吸引各国关注。大国纷纷出台北极战略,欲执北极事务之牛耳。[详细]

2015-07-02

Mia Bennett:美国接任轮值主席国后,北极理事会将何去何从?

比较美加两国任轮值主席国时的主题,会发现两国的工作重点明显不同:加拿大的口号是“促进北极地区人民的发展”,而美国则是“同一个北极:机会共享,挑战共对,责任共担”。克里表示,保护、尊重、呵护和促进北极地区的发展是全世界的责任,而不仅仅是北极地区、北极八国的责任。[详细]

2015-06-04

董利民:中国应少用“非北极国家”标识自己

当我们从未听说还有什么“非南极国家”、“非中东国家”时,人们蓦然发现我们竟然创造一个人为制造身份差异的“非北极国家”词汇。北极气候变化、北极航运、北极旅游和北极渔业等诸多问题本身就是全球问题,北极问题具有跨国界和跨区域的全球公共事务的特点,中国不应在积极参与北极事务的同时,却又强调自己的“他者”(外来者)身份,应该使用“利益攸关者”来标识自己。[详细]

2015-05-31

Fran Ulmer:北极理事会须在地区扮演重要角色

近几年,随着夏季海冰的消融,航运、旅游、石油开发以及其他人类活动在北极逐渐升温,使北极地区的治理问题变得更加复杂。那么,北极治理究竟是北极国家还是国际社会的责任,抑或是二者共同的责任?只有兼具国际社会的支持和北极理事会成员国的引导,我们才会在这个脆弱的战略区域找到实现环境保护、经济发展和社会公平之间平衡的康庄大道。[详细]

2015-05-24

Rob Huebert:期待决策者制定更好的北极政策

对于在北极地区拥有石油资源的五个沿岸国家而言,问题并不在于要不要开发北极地区油气资源,而是什么时候开发。此外,这五个国家都努力维护自己控制这些资源开发的权利,并不十分乐意与其他行为体分享这一控制权。[详细]

2015-05-24